<noframes id="nlxfn">

        <address id="nlxfn"><address id="nlxfn"></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nlxfn"></address>
          <form id="nlxfn"><th id="nlxfn"><progress id="nlxfn"></progress></th></form>

            <sub id="nlxfn"><address id="nlxfn"></address></sub>

            <noframes id="nlxfn">

            <form id="nlxfn"></form>
            <address id="nlxfn"></address><noframes id="nlxfn"><span id="nlxfn"><th id="nlxfn"></th></span><address id="nlxfn"><listing id="nlxfn"></listing></address>
            集世界品牌商界精英 引500強企業招商
            您當前位置:中國品牌招商網 > 品牌文庫 > 新聞正文

            再造一個增長極!新經濟浪潮席卷全球,這座中國城市搶得先機

            2021/5/6 11:00:16互聯網


            【導讀】錦江的選擇,不是所有城市都能復制,但“錦江模式”勢必能為中國城市的發展提供更多可能。

              城市,發跡于遠古進行祭祀儀典的場所。它作為人類重要生活空間與經濟聚集形式,已存在上千年。

              時光流轉,城市幾經沉浮。有的豐饒百年,甚至上千年。于是城市的遺跡——老城區,留下了一圈圈類似年輪的歷史脈絡。

              當代科技革命加速了城市化進程,城市規模迅速擴張。有一道考題卻橫亙在世界所有城市面前。

            再造一個增長極!新經濟浪潮席卷全球,這座中國城市搶得先機

              這道考題就是老城區的重生。

              后工業時代的中心城區轉型,其實不是一個新議題。但以前集中于社會治理、改善基建與環境改善,讓中心城區變得好玩和宜居,從而吸引人們在這里工作、消費。

              與此同時,全球城市不約而同選擇將“硬核”的制造業轉移到地廣人稀的市郊,另立新區。而中心城區似乎只能發展第三產業:商貿、金融、餐飲、文創等。這些經濟活動幾乎不存在“生產制造”的屬性。

              但大多數新城區的從業者,內心其實更向往老城區,畢竟這里生活更方便,煙火氣息令人無法抗拒。如何兩全?

              隨著“新經濟”的興起,生產制造重新回歸城市的核心地帶。這樣的回歸,也為老城復興提供了一種新思路。

              紐約作為全球城市翹楚,就為中心城區發展新經濟提供了一套方案:近年曼哈頓“硅巷(Silicon Alley)”蓬勃發展,吸引了一大批電子商務、廣告、媒體及金融科技等領域的創業公司,讓紐約一躍成為了美國的第二大科技中心。

              硅巷的成功,讓更多人意識到新經濟推動中心城區復興的可行性。

              今天,從歐洲、北美到亞洲,新經濟集群遍布全球城市的中心。

              中國城市也在探索這種發展路徑,成都市錦江區就是這樣一個先行者。

              錦江率先提出大力發展新經濟,鼓勵以新消費引領的流量經濟、新技術驅動的數字經濟、新模式催生的創意經濟,形成了眾多新經濟產業集群,如:密集消費型的太古里街區、技術密集型的錦江工業園、模式創新型的德必川報易園。

              這幾年,錦江區新經濟企業數量年均增長54%。到了2020年,已經有4.5萬家新經濟企業匯聚在錦江,其中,數字經濟19067家、智能經濟11795家、綠色經濟6584家、創意經濟35755家、共享經濟3580家、流量經濟25225家。

              錦江的新經濟企業不僅數量翻倍,質量也在不斷提升。錦江孵化了近20家上市企業,還引進了不少中國和世界500強企業,里面不乏耳熟能詳的大牌:小米之家、大眾汽車、葛蘭素史克等。

              如今,隨著新消費、新技術、新模式的融合發展,工業互聯網、網紅直播、新媒體設計等新興產業也在錦江接連涌現。

              這一系列轉變的背后,是錦江眾多的固有優勢與當地政府政策推動的合力。

            再造一個增長極!新經濟浪潮席卷全球,這座中國城市搶得先機

              要想理解中心城區如何重新成為城市經濟的增長極,必須先要認識到中心城區的特殊性在哪里。

              城市中心的真正優勢和劣勢,哈佛商學院教授、城市經濟的頂級專家邁克爾·波特(Michael Porter)早在1995年就做了最經典的總結。

              中心城區的對企業的吸引力體現在四個方面:占據核心區位、可以挖掘當地集中的需求、與當地強勢的產業集群互補聯動、人力資源豐富。

              而中心城區轉型的一些常見短板則在于土地資源緊張、交通不便、經營成本較高、資金供給不足等。

              如果波特有興趣研究中國城市的發展前景,他一定會看好錦江,因為他所列舉的這些優勢,錦江都有;而他指出的那些“短板”,錦江正在補齊。

              先來看看錦江的固有優勢:

              錦江是成都的核心城區,經濟、人口、資源十分集中。2020年,錦江GDP達1150億元,占全市經濟總量的約6.5%,比靜安區給上海的貢獻還大(5.9%)。

            再造一個增長極!新經濟浪潮席卷全球,這座中國城市搶得先機

              錦江也是四川省政府、省人大所在地,還聚集了省發改局、財政廳、稅務局、文旅廳、民政廳等多個省級機關,城市核心地位名副其實。

              錦江管理著116萬的人口,約為全市的7%。但令人驚訝的是,錦江人購買力極強:2020年,錦江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1164.6億元,占全市的14.35%。

              若問當地人去哪里消費?當然是春熙路!它不僅是成都的商圈,更是中國的商圈?纯磁笥讶、抖音,哪個游人來成都會不來春熙路拍照打卡?

              在“時尚活力區”“國際消費中心”的定位下,春熙路商圈已經形成了時尚、消費產業集群。這里還吸引了一系列國際大牌入駐:迪奧時尚配飾、華為榮耀社區科技體驗店、完美日記概念店等都在這里開了全球首店。

            再造一個增長極!新經濟浪潮席卷全球,這座中國城市搶得先機

            圖片來源:成都國際金融中心官網

              這種極具特色的產業集群,也給電商直播產業打下了基礎。目前,錦江正在通過5G技術覆蓋、時尚場景營造、國際品牌引進等方式,推動電商直播產業聚力成勢,讓新經濟成為消費升級、產業升級的推動力。

              發展新經濟,當然也不能少了人才。

              首先,成都市的高校眾多,有5所211、2所985,科研、創新能力極強。老牌的川大自不必說,電子科大、西南交大也是理工科人才的搖籃,西南財大到2017年為止的金融科技論文發表還排在全球第一。

              而且,作為成都市的核心,錦江不僅可以迎來全市、全省的優秀學子,還能虹吸整個西部、乃至全國的人才。他們將為這個地區的金融科技、人工智能等新經濟產業的發展助力。

              另一方面,中心城區的常見短板在錦江要么本就不存在,要么正憑借當地政府的扶持政策一一補齊。

              你說發展新經濟需要土地?無需多言,給地!

              錦江的辦公用地,本來就不少。截至目前,錦江擁有重點商務樓宇150棟,甲級寫字樓占全市總量的39%。

              這幾年,錦江給新經濟產業創造的工作空間還在不斷擴大:2021年,錦江擬在春熙路、三圣鄉、白鷺灣、交子公園地段改造或推出四個地塊,吸引時尚經濟、新興傳媒、數字科技、商務金融產業扎根于此,給他們一片施展拳腳的廣闊空間。

              目前,錦江正在建設的商業樓宇就有710萬平米,其中126萬平米將在今年投運;預計到2023年,全市48%的甲級寫字樓都會集中在錦江。

              至于企業比較在意的成本和融資問題,在錦江也都不是大問題。

              錦江寫字樓均價15178元/平米,還不到上海的三分之一,是一片價值洼地;甲級寫字樓月租金均價100元/平方米,在全國排第11位。

              而且據統計,錦江87%的甲級寫字樓距離地鐵站500米以內,在這里租一間辦公室,可謂性價比極高。

              為了幫助新經濟穩步成長,錦江也在著力保障給新創企業的資金支持。

              錦江是中外金融機構云集的地方。緊鄰春熙路的東大街是省政府批復的“金融服務聚集區”,入駐各類銀行99家,保險公司137家,還有數十家證券、期貨、信托公司。全市76%的外資銀行和56%的外資保險機構也在此匯集。

              這幾年,錦江的新經濟企業獲得風險投資件數年均增長53%,2020年位居全市第二。

              2021年,錦江區新經濟和科技局還牽頭制定了“1+3+3”產業體系實施方案及“1+3+3”產業體系扶持政策,釋放1000億元城市機會,不斷強化政府作為規劃者、市場橋梁、資金引導者的角色職能。

              在一系列本土優勢作為基礎,以及當地政府強力且有效的支持下,新經濟已在錦江站穩腳跟,也在重新塑造著成都的產業結構和城市風貌。

            再造一個增長極!新經濟浪潮席卷全球,這座中國城市搶得先機

              對比出真知。中心城區發展新經濟,在國際上有不少成功案例。

              倫敦的肖爾迪奇(Shoreditch)也是因新經濟而煥然一新的城市核心區。

            再造一個增長極!新經濟浪潮席卷全球,這座中國城市搶得先機

            深藍色區域標明倫敦東區的位置.

            圖片來源:Centre for London.

              位于倫敦東區內城的肖爾迪奇,曾在二戰時遭受納粹德國的轟炸,也在戰后經歷了紡織和家具工業的衰敗。如果不是一系列新的發展機遇的到來,它將不可避免地成為一處無人問津的地區。

              但自1990年代末以來,它卻搖身一變成為了倫敦充滿活力的中小型數字企業集群。

            再造一個增長極!新經濟浪潮席卷全球,這座中國城市搶得先機
            再造一個增長極!新經濟浪潮席卷全球,這座中國城市搶得先機

            肖爾迪奇1920 vs 2013.

            圖片來源:uktech.news

              現在,肖爾迪奇在倫敦的數字生態系統中發揮著重要作用。英國智庫“倫敦中心”(Centre for London)的研究顯示,該地區在2010年擁有3200多家企業和48000個工作崗位,F在,它被當地人親切地稱為“硅環島”(Silicon Roundabout)。

              如果問這些新經濟公司為什么聚集在肖爾迪奇,他們會提到以下幾點:

              相對便宜的租金;

              可以方便到達倫敦其他地區;

              與同行業的公司拉近距離;

              生活舒適便利。

              而如果你去問企業的員工,他們會說這里的“氛圍”很好。

              這個“氛圍”指的是夜生活。肖爾迪奇有著眾多的咖啡店和酒吧,它們在新經濟的白領員工群體里極受歡迎,這些員工通常是“很酷”的、有創造力的、精通技術的年輕都市人群。

            再造一個增長極!新經濟浪潮席卷全球,這座中國城市搶得先機

            肖爾迪奇最受歡迎的咖啡店、酒吧等生活便利設施的分布.

            圖片來源:Martins, 2015.

              著有《創意階層的崛起》一書的城市理論家理查德·佛羅里達(Richard Florida)認為,城市的舒適性是吸引新興經濟的從業者選擇一座城市的理由。

              如此看來,擁有眾多茶館、酒吧,夜間經濟十分發達的錦江,對于新經濟人群有天然的吸引力。

              與肖爾迪奇相對的,是馬來西亞吉隆坡的“Cyberjaya”項目。“Cyberjaya”,可以翻譯為“網絡成功”,可見馬來政府對它寄以厚望,想要讓它成為全球領先的信息技術產業集群。它位于吉隆坡南部,距市中心26公里。

              諷刺的是,這個項目卻沒有它的名字那樣成功。至今入駐該園區的企業仍以信息外包服務為主,在產業鏈中的位置比較低端。

            再造一個增長極!新經濟浪潮席卷全球,這座中國城市搶得先機

            數據來源:Salman, 2018.

              一位當地的建筑師朋友告訴我,沒有人真心想去Cyberjaya上班,因為它距離城市核心區太遠,休閑娛樂也不夠豐富。

              當然,中心城區新經濟的成功,也并不只靠豐富的生活便利設施。

              不妨來仔細考察一下曼哈頓的“硅巷”。

              硅巷是一個無邊界的高科技園區,其新創公司多在廣告、新媒體、金融科技等行業。

            再造一個增長極!新經濟浪潮席卷全球,這座中國城市搶得先機

            紐約新創科技企業分類 2007-2012.

            資料來源:Gilman, 2019.

              同樣是在90年代末開始發展,硅巷也已成為紐約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而紐約市也正憑借硅巷,成為美國的“新科技首都”。

              去年疫情肆虐時,美國有大量的企業和員工從城市流向郊區,人們都不確定原先人口密集的中心城區能否重獲春天。在許多美國城市,這種外流導致了經濟結構的大洗牌。

              可偏偏在這時,硅谷的四大科技公司抓住機遇,趕回曼哈頓,擴大他們的辦公空間。

              《紐約時報》稱,自2020年初以來,蘋果、亞馬遜和臉書在曼哈頓新增了近15萬平米的辦公空間;在疫情爆發之前,谷歌也擴大了約16萬平米;它們在曼哈頓的員工數量也新增了幾千人。

            再造一個增長極!新經濟浪潮席卷全球,這座中國城市搶得先機

            臉書、谷歌、亞馬遜、蘋果在曼哈頓租賃或購買的辦公場所.

            圖片來源:NYT.

              科技巨頭的態度,很能說明中心城區的魅力所在。

              四大巨頭的高管都表示,即使紐約正在面臨“至暗時刻”,他們也始終相信,憑借紐約的多樣性、它的文化、它的區域交通網絡以及眾多的高校,這座城市對世界各地人才仍然具有吸引力。

              而與硅谷所在的舊金山相比,紐約也是獨特的。剛剛搬到紐約的云計算開發者Farah Wahab說,舊金山的科技很發達,但是除了科技產業就沒別的,像是活在一座孤島上、一個氣泡里,與現實世界隔絕了。

              “被不同行業和不同類型的人所圍繞,以及接觸市場的更多途徑,對我個人生活和職業發展而言都是很重要的。”

              肖爾迪奇和曼哈頓的案例分別點明了生活氛圍和開放文化對新經濟的重要性。這些城市特質不僅能吸引人們到來,也能讓新經濟人才留下來。

              與之相比,成都本來就是一座生活便利、品位高雅的城市,錦江的條件已經足夠優越;而和紐約一樣,錦江對待外來文化也很開放:它是外籍人士居住最密集的區域,當地政府也在積極推進成渝雙城新經濟企業對外交流合作。

              在文化間的碰撞和交融中,錦江的新經濟定能迸發出不一樣的火花。

            再造一個增長極!新經濟浪潮席卷全球,這座中國城市搶得先機

              全球化、城市化和去工業化步伐,正在迅速改變著全球城市的經濟樣貌。

              在這個時代,新經濟成為城市創造力、競爭力提升的關鍵,也是全球城市實現經濟繁榮、環境可持續和良好治理的重要一環。

              成都錦江的新經濟轉型,可能不是世界上首例,但絕對是中國城市的先行者。

              錦江當然是特殊的。它有著與生俱來的優渥條件,以及企業與政府的通力合作。

              種種跡象表明,錦江有意愿、有計劃、也有能力引領新經濟的蓬勃發展,并以開放的姿態迎接新時代的到來。

              錦江的選擇,不是所有城市都能復制,但“錦江模式”勢必能為中國城市的發展提供更多可能。



            網友評論:

            2021AV天堂网手机版